• 首页
  • 项目
  • 公司简介
  • 新闻动态
  • 联系方式
  • 首页  >  新闻动态  >  行业新闻  >  建筑

  • 孚思厅动态
  • 建筑
  • 景观
  • 上帝的触摸,捷克彩虹教堂“Beatified Restituta” / Atelier Stepan 发布时间:2020-10-10 13:32:07

  • 项目信息
    项目类型:教堂
    项目地点:BRNO-SEVER,捷克
    建筑设计:Atelier Štepán
    面积:2350 m²
    项目年份:2020
    摄影师:BoysPlayNice
    厂家:Glasssolutions, JAP, JÁNOŠÍK OKNA-DVEŘE, Lumideé, Saint-Gobain, TBG Betonmix, Vanceva, Viabizzuno
    设计团队:Marek Jan Štěpán, Vanda Štěpánová, František Brychta, Jan Vodička, Martin Kopecký
    客户:Roman Catholic Parish of Brno-Lesná
    立面绘图:Petr Kvíčala


    建筑师 MarekJan Štěpán 在过去的30年里间歇地忙于这个教堂的概念:如何建造天堂/ Lesná 之上的天堂/彩虹教堂/未来主义教堂/内在宇宙/上帝的触摸的意向。然而,在1968年的轻松氛围中建造一座教堂的意向首次出现,在50年后才最终得以实现。它的选址是由绝妙的住宅区建筑师 František Zounek 和 Viktor Rudiš 决定的。教堂的资金全部来自教堂的供品和捐赠。它是第一座献给 Bl.Marie Restituta 的教堂,它坐落在距离Marie Restituta 出生地约600米的地方。


    城市化
    该教堂位于 Čertova rokle 峡谷口的住宅区中心。这个地区被高大的混凝土公寓楼所覆盖。新教堂在规模上无法与之相提并论,这就是为什么它的设计有着非常简单的表达方式及基本的几何形状,因此很容易辨认。一个长方形的高地被布置在地块上用于定义神圣区域。在此之上有三个基本的体量——教堂、塔楼和宗教中心(由 Zdeněk Bureš 设计)。原来的中心是长方形的,塔楼是三角形的,教堂则是圆形的,也就是说三种基本的几何形状均有体现。神圣区的建设规模完全不同,这使它与周围的公寓楼区别开来,并在一个全新的层面上创造了一个主导地位。


    圆形
    该教堂有一个圆形的平面布局。圆形是天堂和永恒的古老象征,与象征大地和短暂的正方形相反。天堂在屋顶下方围绕教堂的彩色环形窗中得以反射。可以说是圆形漂浮在 Lesná 的上空,或者,在一个形象的、超然的层面上,天堂漂浮在 Lesná 的上空。我们选择圆形作为教堂的形状有几个原因。圆形是饱满的形状,它是住宅区的句点,也是应该成为人们从日常的喧嚣中挣脱出来,休息片刻,或者是自我回想的精神焦点。

    这个圆形也非常接近当代人们对圣餐仪式的认识,它代表了最后的晚餐时围着餐桌的使徒和耶稣群体。礼拜堂位于教堂左侧的一个上方进光的高大半圆室中。教堂的墙壁在这里被一个三角形的开口所撕裂,这是对耶路撒冷圣殿帷幕撕裂的参考。


    塔楼
    塔楼距离教堂较远。它的三角形平面使它从教堂内部看起来与从外面看起来不同。从外面看,它是一个固定的点,指代老教堂作品的一个静态库布斯,并将整个教堂院落固定在一个小海角上。其面向教堂的一面是开放的且有一个方形的灯笼,有一个带钟琴的黄色部分,和有一个带布尔诺(Brno)市中心瞭望台的红色部分。塔楼既是竖直的也是水平的。与历史上的塔楼像火箭一样只指向天堂不同,这里的指向被转移了,它指向了教堂,这代表了上帝和他的子民的纵向关系。虽然它作为一座31米高的塔楼不比周围的楼盘高,但它也是当地的标志物。钢制螺旋楼梯穿过混凝土塔楼,当人从上往下看时,会联想到某种教堂圆顶的色彩搭配和其形状。塔楼上刻有十字架形状的 FOS ZOE (意为光明和生命)标志。在可以追溯到 Velká Morava 时期的 Mikulčice 考古挖掘中也发现了同样的标志。


    材料性
    建筑物的材料沿用了周围住宅区大多使用的材料,即混凝土。它是以试验性项目为一个扩张单元建造的。预应力钢筋混凝土被用于最不自然的部分——花冠和圣坛,其中圣坛是由曼宁家结构覆盖。混凝土材料由独特的彩色元素补充。根据教区居民的要求,教堂的设计是环保的。供暖由地源热泵提供。混凝土。混凝土最美的特质是它的真实性;它反映了在模板、混凝土的浇筑和压实、添加剂和混合物的加工过程中所付出的努力和精力。所有这些都会对表面产生影响,在它的一片生机中作为生命的反映。在历史悠久的石块砌筑中,可以发现由不同色调的独立体块和水泥连接而成的相似建筑。有了混凝土,就有了百叶缝的印记,有了百叶缝印下的明显表面,以及每一次浇筑的混凝土都略有不同,这意味着浇筑的混凝土在视觉上效仿了石砌体。混凝土的简朴也是象征着当代人对神圣空间的认知,即在视觉和语义上都不应负担过重。

    一个有关精确细节和表面涂饰的有趣的事实:来自阿尔及利亚的 Muhammad Lasfer 负责表面的处理,我认为他作为一个最初来自中东的穆斯林,他对抽象主义有一种密不可分的亲和力,这是在处理混凝土表面时所期望的。(引用 Marek Štěpán - An Incident with the Fire Fighters) “在2019年圣诞节的早上,消防员不得不答复一个事关 Lesná 教堂的电话。他们是在一些邻居报告说教堂塔楼着火后来的。然而事实是这样的:我使用的象征人间生活、火和苦难的颜色(黄色和红色)与天蓝色形成对比,但我没有意识到颜色有这么强大的力量。那里没有失火,只是在晨曦中看起来像是着了火的。”